Spirk

奶爸任务

Bucky感觉到自己的外衣衣角被扯了一下。在那一秒钟里,Bucky的大脑里迅速地计算着逃跑路线与精确的反击。下一秒迅速出拳,快准狠,完美的弧度,简直是漂亮的一拳。
当然,如果在他身后是个成年人,肯定会被一拳打的噗呲呲的喷鼻血。
然而在他面前的是个穿着粉红色小裙子的大概七八岁的小女孩。
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小女孩并没有被他的突然出拳而吓到,甚至表情都没有一点变化。
“......”小女孩。
“......”Bucky。
在这种凝固并且极其尴尬的气氛下,Bucky想装作毫不知情并且离开现场。
厉害了,Bucky。(詹)Bucky。
很稳。(冬)Bucky。
“你不应该请一杯咖啡吗?你刚才的行为对我的精神有了一定的损失。”小女孩拦住Bucky微微皱起了眉毛。
Bucky瞅着小女孩,噘着嘴。喝咖啡?我的社会主义羊毛啊,你这不明摆着薅我呢嘛。我出门在外带钱不多,我还想吃李子栗子梨的那个橘子呢!他就这么看着小女孩,就像网络上流行的那只生气猫。敌不动我不动。
“作为男士理应请女士一杯咖啡。”小女孩肯定的说道,并且微微的点了点头对自己的话表示赞同。
呃...有什么不对的样子。(冬)Bucky。
果然咱哥几个雄风不减当年。小女孩都想约我们。完犊子了,我们真受欢迎。是不是该收费了呀。(詹)Bucky。
小女孩拽着Bucky的衣角走向街角的咖啡店,Bucky警惕的观察着四周环境与人物。
突然,耳边响起久久未结束的声音使Bucky的心里突突了两下。
那个粉色的小女孩正在捧着菜单噼里啪啦的报菜名。
刚才说好的就一杯咖啡呢。你这贯口和谁学的?
咖啡我倒没瞅见,一大堆吃的我倒是瞅见了。
穷逼何苦为难穷逼。
真-扎铁了老心。(詹)Bucky不停的絮絮叨叨着,各种吐槽。
“你舍得我吃完东西没钱结账被迫留在这做苦力还债么。”小女孩一脸面瘫的瞅着Bucky,语气里还带着一丝丝可怜。
我能说舍得吗。(冬)Bucky。
......Bucky摸了摸口袋里干瘪的钱包,数了数里面仅存的几张钞票和几枚硬币,看了看对面的小女孩可怜兮兮的样子(大有他不答应,她立马嚎起来的倾向),作为一个低调的并且属实没有钱的逃犯,Bucky实在不想惹祸上身。瞅着小女孩的表情,狠狠心,掰着手指头又点了点偷偷存下的小金库。
一狠心一跺脚,把账单结了。
服务员:兄弟。我属实也就混口饭,你再这么瞪着我感觉半条命都快飞了。
等小女孩吃完了,Bucky还在舔剩下的盘子。
喝酸奶都还得舔盖呢。
小女孩边笑的春暖花开边看着Bucky。Bucky走哪她跟着,小手拉着Bucky的衣服,有种这辈子就跟你混的意思。



往事不要再提,总是泪眼朦胧。

【闪博 隐ABO】求婚

“Dady,你是怎么和PaPa求婚的啊?”Barry刚刚打开家门就被小儿子撞了个满怀。
“PaPa都不告诉我,我问Jesse姐姐,她就只是大笑然后和Wally出门了。”
小儿子嘟着嘴“控诉”着他的PaPa和姐姐。
“求婚?OH...”Barry脸上有些泛红,他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把小儿子一把抱起坐到沙发上。
“Come on!Barry!别和他说!”
听到父子的对话,Wells举着锅铲气势汹汹的冲到客厅,阻止Barry把当年的事说出来。
“PaPa,我真的很想知道。”
“Harry,其实孩子知道也没什么。”
“OMG,那太丢人了!”
Fine!他这辈子估计就被着这一大一小的可爱的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吃的死死的。
可偏偏他就还吃这套。
Harry叹了口气。
Barry给了Harry一个吻,安抚安抚有些恼羞成怒的爱人。然后在小儿子期待的注视下讲起了当年的故事。
“唉。”Barry趴在桌子上,让脸蛋与玻璃桌面亲密接触。
“Barry,这都是你第七次叹气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我们的闪电侠都如此苦恼?”Cisico放下手中的小钳子无奈的看向Barry。
“嗯...我打算向Harry求婚。”Barry直了直身子。
“哦哦,求婚啊...WTF!求婚???”等Cisico反应过来后差点连小钳子都没拿住。
“求婚???!!!”又一阵惊呼。
这下可好了,都知道了。
“Cisico!你没有关通讯器啊!”Barry都快红成可怜的虾子了。
“兄弟,我也没想到你会和我说这么劲爆的消息啊!”Cisico摆摆手,“幸好Harry和Jesse回地球二了一趟。”
“Yeah!Thanks!”
“You are welcome~”
“祝贺你!Barry,那你打算怎么做?”来自Iris。
“玫瑰?戒指?”Barry一脸痛苦的抓着头发,用头撞着桌子。
“Come on!Barry Allen!你到底哪个年代的啊,要想个新奇的法子!”来自Snow。
“Cat,你说这样好不好,balabalabala...”
“对对,Iris,再加上点balabalabalabala...”
“...Cisico,你说她俩到底再说什么?”三十分钟后Barry端着刚买的咖啡听着两个女人balabala兴奋的讨论求婚一直到结婚礼服的事。
“也许她们在说外星语?...Come on!我要是知道我就不会单身了。”Cisico翻了个白眼。
Barry撇撇嘴,耸了耸肩,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嗯,美好的一天。

【闪博】名字还没想好balabalabala就只是宣泄一下我对闪博的爱。

      这篇文究竟会写成怎么样我也没把握,我甚至其实连名字都没有想好。这个梗就这样突然出现在我的脑子里,我连构思,剧情什么的都没细想。可能会偏离吧。这里坑品不是很好,文笔也不是很好,be还是he纯粹看发展,慎入。by 三米丁
    “Barry, run,run!”
        Barry从梦里惊醒,他不知道这是他第几次在这梦里听到这个声音,这声音很坚定,仿佛对他很有信心,可他一点都不记得这个声音是从哪里来的或者从哪里听到的。
        慌。
        很慌。
        这声音令他心慌,令他难过。一种莫名其妙的悲痛感仿佛要喷涌而出,他甚至想将房间里的一切东西都砸个干净,甚至想绕着整个中心城跑,跑到精疲力尽,跑到昏厥,跑到岔气。
可他不会这样做。
        “我帅气的小男孩,该下楼吃早饭了。”门外的是诺拉,她做的早餐的香味从门缝中飘了进来,勾起了Barry的食欲。可他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忘记了什么。
        这很不对,一切都不对。
Barry迷茫的从床上晃荡的下来,有几缕没被窗帘遮掩住的阳光从外面照进室内,撒在室内的地板上,那样温暖,那样温馨。
Barry挠了挠刚睡醒乱糟糟的头发,光着脚踩在木质的地板上,地板吱呀作响,一切仿佛既熟悉又陌生。Barry又在地板上踩了几下,就像是个孩子,对陌生的事物感到新奇。
        可是,他不是在这过了二十多年了吗。为什么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Barry停住了脚下的动作,四周都显得有些寂静,有些寂静的可怕。
         我到底怎么了。
         这个问题的答案只能靠他自己去寻找。
        

【盾冬】白桦林(精灵冬 半架空)by三米丁

白桦林
steve的身体很虚弱,也许下一次生病死神就会将他带走。虚弱的身体和反复无常的病使他只能待在他的卧室里。他每天能见到的除了他的母亲,窗外的蓝天,欢唱飞翔的小鸟,行走的人们,就是那片一望无际的白桦林。
白桦林的中心有一棵参天古树,是这片林子里最高最粗的树。他总会趴在窗前观察那棵树,推测它有多高,它活了有多久,它曾经是否经历过生命的进化……即使他每天都在看这片林子,可依旧久看不厌,他向往着这片神秘未知的绿色海洋。他入迷的甚至没有发现疼爱他的祖母将毯子披在他的肩上,直到祖母用她那宽厚温暖且粗糙的手掌,轻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时,他才发现祖母已经坐在他的身边,深情的看着那片白桦林。steve央求祖母给他讲这片神秘的林子。祖母带着怀念的微笑,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缓缓说起她所知道的关于这片林子的事:“当我很小的时候,那棵树就存在着,没人知道这棵树的准确高度,也没人知道这棵树有多粗,甚至没人能靠近它,它是如此的神圣,如此的神秘。它是这片土地的守护者,它一直守护着这片土地。我也像你一样,不停的央求着爷爷给我讲他所知道的故事,对这片林子有这莫名的向往,可能小孩子们总是向往着神秘。我的爷爷说,那棵树其实是个精灵,只有善良的人才可能见到他,如果你有幸见到了他,他会带给你幸福。”
“他?”
“是的,他。”祖母笑着看着疑惑的steve,顿了顿继续说了下去:“我小时候十分爱玩,我们这些孩子总是在森林外围玩捉迷藏,不幸的是,有一次我不小心迷路了,我误入到了森林里,哦,我亲爱的steve,那绝对是我这一辈子除了遇到你祖父外最幸运的事。我遇到了那个神秘的精灵。他是那样的美丽善良。”
“他是什么样的?”
“他非常的美丽,不,美丽也不能足够形容他,他有一对令人着迷的绿眼睛,就像这片漂亮的森林,富有生机与活力,他的头发是深棕色,就像这片赋予我们一切的土地,他是那样的迷人,神圣的令人仿佛无法靠近。可他的性格却恰恰相反,友好、温柔,天啊,那些完美的词汇仿佛都在他身上。他的笑容是我见过最感染人,就像太阳的阳光。”祖母仿佛回到了与那个精灵相遇的时候,她嘴角的微笑令steve都不禁幻想着那个精灵。
“他会孤独吗?他有朋友吗?他为什么不从森林里出来呢?”
祖母揉了揉steve柔软的金发,“他是有朋友的,他精通动物植物的语言,它们就是他的朋友,oh,他当然不能从森林里出来,steve你还小,你不明白人心是怎么样的,不是所有的都是善良的,如果人们发现他的存在,他们会伤害他,毁了他,毁了这一切。心的黑暗会吞噬一切,steve你要记住。”祖母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steve看着祖母不知在想什么的脸,牢牢地将这些话刻在了脑子里。
我一定会保护好他的。steve这样想。

奶爸当家(这是个崩坏痴汉盾)by三米丁

         bucky抱着高声大哭的孩子一脸无措的看着我。
         bucky我是很想帮你,可是这该死的尿布令我手忙脚乱。
        这件事要回到三天前,我和bucky缴了一个九头蛇的地下工厂。好吧,不能说是工厂,这装修的简直是个幼儿游乐园!地上铺的是软软的海绵垫,四周到处都是甜美可爱的玩具和娃娃,天蓝色和粉红色,有小型的旋转木马和摩天轮,还有呜呜叫的托马斯小火车。
        哇,九头蛇果然很变态,一帮大老爷们居然这么...这么...富有童心。
         我正在思考九头蛇这帮家伙的性取向和心理变态程度时,bucky在四处打量,寻找暗门或者别的什么东西,突然有个什么软绵绵热乎乎的东西抱住了他的小腿,当bucky低下头看清那坨粉扑扑正在抱着他的腿扭动的小东西,他僵住了身子,无措的拽了拽我背在身后的盾。
       “s,steve。”我的天,这么软萌的bucky,自从上次他打的我半死以后我可没见过了。我努力控制着不让我的嘴角往上扬,一本正经的看着无措的bucky。
       “怎么了,我的朋友。”我的挚爱。我默默的跟上这句,天知道我多想和bucky说这句话!
       “steve,有个孩子在抱着我的腿。”bucky有些慌乱,他第一次和小baby靠着这么近,他的腿肌肉十分紧绷,绷得直直的,一动不动生怕伤着那个蹭来蹭去的孩子。
         那个小东西穿着软绵绵的粉红兔子装,叼着个奶嘴,小嘴巴嘬着奶嘴一动一动的,金色的绒发,因为闭着眼睛看不出他的眼睛什么颜色,小脸红扑扑的,他(她)好像对bucky十分依赖,不停的蹭着,就像一只小考拉找到了赖以生存的树干一样,死死的缠着bucky的小腿。
        他(她)好像察觉到了我在看他(她),抬起他(她)的小脑袋,好奇的看着我,他(她)眼睛的颜色就像bucky的颜色,是那样的纯粹。他(她)眨了眨眼,左歪歪头,右歪歪头,忽然好像看到什么惊喜似的张开他(她)肉肉的手臂,然后我就听到了一声含糊不清的PaPa。
         我的妈,孩子,宠物可以乱认,玩具可以乱认,这爸爸可不能乱认!!!bucky会误会的!!!我就当你叫错了,我听错了!!!
        “steve,这孩子是在叫你papa?”bucky抱起孩子,困惑的问着我。
        “不不不,bucky你听错啦!”我急忙摆摆手。
         结果这孩子好像看我受到的惊吓还不够,直接吐掉奶嘴,干干脆脆的叫了声papa。
         ...我一直都不想承认我是处,我现在承认了行吗。
         这孩子看着我生无可恋的表情,咯咯咯笑了起来,两个肉肉的小手臂紧紧的抱着bucky的脖子。bucky温柔的抱着这个小孩子,就像抱着一个易碎的稀有物品。                             1oh,bucky一定会是个好妈咪...好papa。好吧一想到将来bucky会和一个陌生的女人结婚我就难过的想打滚,甚至把自己泡在酒坛子里,醉死得了。
        come on,别和我说美国队长才不会这样。这是我内心的世界,朕想咋地就咋地,我总不能知道自己喜欢的人要结婚还不能发泄一下咋滴,哥们这不是几年的暗恋!这是快九十年的暗恋好吗!就是那种深入骨髓那种文艺范,我靠我怎么变话唠了,一定是彼得那孩子带跑的我。
         孩子笑完了,用小手捧着bucky的脸,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在bucky那可爱的脸蛋上印下了响亮的一吻。
         我都没亲过呢!!!
“papa。”小家伙把脸蛋贴在bucky的脖子上,伸出小爪子向我挥了挥,然后抬起小脸,用他(她)那漂亮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bucky,然后咧开嘴响亮亮的喊了声——“妈咪。”
         好儿子(闺女),快让我好好亲你一口!
       
        

【盾冬】永远(未来与过去 一发完 甜)

         未来,是人们总是拼命追求的,他受人喜爱,受人爱戴。
         过去,是人们总是想要忘记的,他受人厌恶,受人嫌弃。
         可只有未来知道,有了过去才有未来,未来过去共生共存,过去是他的后盾,他的 挚爱。
         未来有着如同阳光般的头发,微风般的温柔,平静安详的湖泊蓝眼眸,那令人害羞的健壮的体格,人人都爱他,他是女神们的暗恋对象,神父的宠儿。
         过去有着如同深沉古老的褐发,神界最冷的地方都比不过他那冰冷的性格可他却拥有这世界最富有生机的绿眸,最精致的脸孔,他总会一个人躲在宫殿里,他躲着众人,众人避之不及。
         只有未来知道,他心中的挚爱其实是那样的无助,那样的可爱又温柔。                   
        他会帮助学不会飞翔的小鸟遨游那纯洁蔚蓝的天空,他会到海的怀抱里与美丽的人鱼玩耍嬉戏,他会都到太阳的背后捉弄淘气的光精灵,他会和洛基探索寻找失落的遗迹,他会独自一个人在记忆宫殿感伤着人们的过去,他会惋惜人们的遭遇,他会为他们流泪,为他们叹息,这就是他的挚爱——Bucky,这个可爱的如同小鹿般的过去。
        未来总是悄悄的看着过去,就躲在过去神殿外的那棵古老的神树后面,幻化成风,幻化成鸟,偷偷的看着那温柔孤单的过去,有时偷偷抚摸他的脸颊,他那柔软的头发。他会害羞的一下子吹过去,躲回到树后面偷偷红着脸,紧张的喘着粗气,闭着眼睛悄悄摩挲着指尖回忆那柔软的触感。
         他这样就像懵懂少年般小心翼翼的暗恋令他的朋友头痛不以,一向对感情的事看的很开的财富之神tony没什么建设性的建议,他一向放得开。而含蓄温柔的森林之神Bruce只是温柔的微笑着,Bruce太温柔了,和他的哥哥土地之神Hulk完全不同的性格。
         “兄弟,恋爱这种事你总得有个开始啊。”天空之神Sam无奈的倒了两杯酒,递给苦恼的steve和正在练拳的战神Natasha。“Sam说得不错,你这连个开始都没有,你得和他打个招呼。”Natasha脱下拳套接过酒来豪饮一大口潇洒的甩了甩头发蹭了蹭嘴角。
         “你看幻视和绯红。”Natasha抬了抬下巴,示意让steve看沙发里互相喂食的两个甜蜜的年轻的神。“对啊,他俩不就是因为打起来的吗。”Sam给Natasha满上,接下了后半段话。
          steve看了看那两个头疼的趴在桌子上,他可不想和bucky打架,他要留下好印象!可他一看到bucky就脸红心跳,说话都结巴。
         “要我说两个人往床上一滚管他认识不认识呢。更何况两个老古董,你俩肯定合得来。”tony耸了耸肩,往桌子一靠。
         “爱情怎么能这么随意呢!”恋爱之神克林特和掌管亲情的斯科特勾肩搭背走了过来,一听tony这么说,不乐意的反驳着。
          “好吧,伟大的恋爱之神请指点一下这个懵懂的小子吧。”tony耸了耸肩,喝了口酒。
          “……”克林特支支吾吾的看着一脸看好戏的tony,哇的一下子扑倒Natasha的怀里,被无情推开后又躲到他亲亲手下斯科特的怀里。
           “哇,天大的笑话,恋爱之神没谈过恋爱!”tony哈哈大笑。
           “come on小姑娘们,现在是steve情感时间ok?”Natasha拍了一下tony让他停止取笑。
           “好好好,lady frist。” tony肉的后脑勺嘟囔着。
             Natasha 拍了拍还是无精打采的steve,说:“你必须和他打个招呼,这才是个开始。”
——————————————————————————
    『你一定可以的,steve。』steve脸颊通红傻乎乎站在bucky门口抱着一束来自bruce友情提供的玫瑰深呼吸给自己打气。
        伸出去准备敲门的手伸了一半又缩了回来,他看着着一大束玫瑰花十分紧张又害怕,手伸出去又缩了回来,来来回回得有个几十遍了,结果现在还在门口抱着那捧玫瑰束手无策。
        “噗。”一直躲在树后面的bucky可忍不住笑了,他见steve迷茫的四处找笑声的主人后,他探出了头。
        “bu,bucky!”steve看清了来人,吓得连花都掉了,声音都变了掉,整个人就僵在了那里,愣愣的看着bucky向他走近。bucky捡起了那束掉到地上的玫瑰花,轻轻的嗅了一下,抬头微笑的轻声询问:“这是给我的么?她们可真漂亮。”
          她们可没你美。steve呆愣的看着bucky的笑容,这是他脑子唯一留下的念头。然后他做了他估计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落荒而逃,而且还摔了一跤。
         bucky抱着花看着匆忙逃跑steve,笑着摇摇头,将那束花小心翼翼的放进花瓶里,从书架上抽出那本他经常翻动的那本画册,摩挲着纸张,轻笑着嘟囔了一句:“还是老样子。”像是叹息,像是怀念。
         这个开头,虽然没有steve想象的那么美好,可至少他们的感情开始上了正规。steve紧了紧搂着靠着他肩头欣赏星月的bucky的手。bucky笑着看着他的未来,轻轻在他嘴角印下一吻。
         未来与过去,永远相互依存。过去是未来的挚爱,未来是过去的一切。你找到你向往的未来了么,又或者你找到你心心念念的过去了么?嘛,这就该是你们自己的故事了。
    

冷冻后【甜甜小短文一发完】by 三米丁

bucky对不舍的steve说:你想我你可以叫醒我。
steve眼巴巴的看着bucky被冻上。
一秒,两秒
“我想bucky了,快叫他出来!”
科学家们一脸懵逼的把正睡的安稳的bucky放出来。
bucky安抚的摸了摸steve,于是又躺了回去。
一秒
“我想bucky了!!!”
好吧,冷冻最后失败了,steve根本忍不了bucky不在身边。科学家们被折腾了半天已经失去了耐心,他们决定还是赶紧研发破解洗脑的事比较方便。
无奈的bucky任steve抱着蹭。